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报道
    先来个简短的自我介绍:各位“烤”官好,我叫鹌鹑。毕业于XN大学YN专业,管理学硕士学位。在校期间年年获得学校奖学金,并获得三好学生、学习优秀先进个人等等荣誉称号。学习上认真努力之余,我也注重社会实践历练。曾在JL公司做招聘助理,并参加过许多兼职工作。学习和实践经历让我具备扎实的专业知识技能,良好的沟通交流能力以及组织协调能力···(此处省略300字)。

     好吧,其实当我嘴上说着这些,心里却在想,都是屁话,我就是我,鹌鹑。

     开始工作没几个月,本来我觉得乏善可陈。可是当看到一老外都能用他的脚丈量中国,同样几个月的经历他能写成书,我为什么不能把我的新生活也同样记录下来呢。于是我决定写个工作志。

     好了,废话不多说,我要开始了(原谅我话痨属性,我知道我其实已经说了一堆废话==)。

     201N年6月30日,我卡着上半年的最后一天到单位报道。

     说起来找到这么一个国企的工作,在别人看来很好,至少轻松、钱多,这是他们对我单位的定义。不过私心里,我其实对自己这份工作稍有微辞。

     首先我不是第一名进来的。笔试成绩第二,面试成绩第一,可天知道那些笔试第一名的人到底怎么考出140乃至150以上的成绩?哪怕面试的时候所有考官对我赞誉有加,我的总成绩依旧是第二。好吧,我承认我有些嫉妒那些笔试如此强悍的人,并一度对我们单位的招聘方式感到无语。甚至极度遗憾为什么考官们不能再让我的面试分数高点,这样我就是名正言顺的第一,而不是被别人让出来的“第一”。

     是的,我前面那个总成绩第一的男孩已经签约了ZYD。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H市人,他也不可能放弃H市奔赴对他来说完全陌生的N市,所以最终我还是获得了这个工作机会。

     当一切尘埃落定,我请那个男孩吃了一顿饭。看起来很圆满,可心里老实说总有些不得劲。这或许是某种虚荣心作祟吧,想我一个堂堂研究生居然是靠别人让来的一份工作,心里的郁闷可想而知。而且这事简直像个握在那男孩手里的把柄,时不时刺出来提醒我的无能和懒惰。

     其实当时还有另一个工作Offer,XXYZ。老实说XXYZ的工作对我来说难度更大,那可真是过关斩六将,笔试、无领导小组、面试,历经一层层筛选我最终才拿到这个Offer。至今我都记得那次无领导小组讨论后,我直接穿着已经磨破脚后跟的皮鞋,马不停蹄地赶回S城参加预答辩。而当时我的论文还八字没有一撇。等飞机的时候,就蹲在一个垃圾桶边在笔记本电脑上奋笔疾书,因为只有那里有电源插座。

     可是不管这个XXYZ的Offer有多么让我刻骨铭心,它开出来的薪酬让我无力、工作环境让我不喜,甚至对面试的体验都不甚美好,XX更是个对我来说陌生到无以复加的地方,我们单位在这种对比下显得无比美好。

     好了,自我安慰完毕。事实上是,当时我根本找不着别的好工作,XXYZ实在不想去,于是我们单位这个工作简直就是个金疙瘩,是我去LY寺求神拜佛才有的运气和保佑。

     对这份工作还有个不甘的地方同样在于对比。原本能进我们单位,我有种高枕无忧的感觉。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啊,国企,尤其这种老派国企,实话说就是“养老”的生活,我作为一个读了那么多年书的研究生,最后就要这样“养老”式地过一辈子了吗?

     而正当这种念头隐隐困扰我的时候,同学的一份工作成了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人家进了G证券投行部。我的天,她究竟怎么做到的?!为什么她的运气这么好?!

     天知道,我从找工作开始就各种投银行以及金融机构,虽然学的是人力资源,可是不死心地想妄图插脚金融界。呵呵,结果可想而知,我一不是211、985,二没有金融财务的知识水平,三没有证券或者银行实习的经验,个子还矮的不要不要的,怎么可能有人招我?可是我同学做到了,当时我的心情只有一句话能概括,羡慕嫉妒恨。

     投行啊,金融啊,她就要过上《华尔街风云》那样的生活啦。好吧,华尔街离我太远,我拿后来播出的一部《HL颂》来说吧。投行啊,金融啊,她就要过上《HL颂》里Andy那样的生活啦。大把地赚钱,几何式地自我增值,虽然苦点累点,可那又怎样呢,她能做一个嘴里对金融财经、并购重组头头是道的女人,做一个未来年薪几十万彻底过上小资生活的人,我就是无比心向往之。

     OK,我对自己这份工作的微词的就是以上两点。不过掉过头来说,尽管我自己心思千千万万绕,可在别人的眼里,我的工作是如此美好,轻松、有钱。我还能说什么呢,只能一边心里不可否认地嫉妒别人,一边装出一副谦虚的模样,就这样开始我的工作生涯。

     ——————(废话连篇的分割线)

     报道这天,N市的天气很好。晴空万里,烈日灼灼。好在N市的绿化很好,单位里更是绿树成荫,郁郁葱葱。车子开进柏油车道,平滑顺畅,树影斑驳,未来似乎朝气蓬勃地冲我招手。

     进门前,我抬头望了望大楼顶上,密密麻麻的玻璃窗紧实地关闭着,被阳光反射地锃亮。自动门开启,我一脚迈进去,瞬间一股阴凉的冷气扑面而来,这巨大的反差让我不由打了个哆嗦。

     一楼大厅很空旷。大理石地砖干净透亮地能照出人影,正对着门的方向摆着一艘船舶雕塑。右手边是个小型休息区,几张黑皮实木沙发端正地簇拥着一张玻璃茶几,休息区后面,透过那干净的玻璃门,是个巨大的圆形停车场。红的,白的,黑的,蓝的,墨绿的···这些车子细看停的歪歪扭扭,可从高些的楼层看下去,秩序井然。

     左手边两座电梯,电梯边上摆着一个报架,我走过去按下人力资源部的楼层,边等电梯下来,边兴奋地打量这个报架。只见上面分部门摆好了今天的报纸。而我人力资源部的报纸还稳稳地被夹在黑色的小栏杆上。

     这一刻我挣扎了一瞬,要不要把这个报纸带上去呢?反正看见了,带上去也是顺手之劳。可是万一同事觉得我太殷勤怎么办?听说在国企工作,绝对不能表现地太殷勤,否则同事会觉得你是在拍领导马屁。

     “叮咚。”电梯响了,我放弃了挣扎的念头,略过那份报纸,步进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