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离开
    一个月后李维和李沐离开了那座四合院,秦官说他们不久后应该还会再见面。

     这一个月的日子里李维一边恢复身体,一边和李沐跟随秦官学习一些格斗技巧,秦官说以后的日子一定会用得上,因为暂时不能离开那个地方,他俩又一直受秦官的照顾,对于这种无害的“要求”也勉为其难地接受了。

     李维和李沐受训的成果都很显赫,李维尤其。他的身体素质发展得异常迅速,秦官说这是因为他继承了他们家族代代相传的一种能力,在身体素质方面会超越常人。

     这种说法玄之又玄,秦官告诉李维这种能力只要他身上有,至于为什么她也表示不清楚。李维问起李沐的时候,李沐也说自己没什么感觉。

     李维起初不相信秦官的说法,觉得这个人在故弄玄虚。不过时间还是证明了秦官的说法,李维渐渐感受到身体所发生的改变,而且非常明显。

     速度,爆发,反应,力量,他能感受到自己对于身体各方面的控制达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极致和均衡,那是一种身心合一的体验。

     一个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即使运用最高效系统的锻炼模式,配合最佳的饮食方案,也不足以让一个人能够对身体各方面是否发生改变能有明确的感知,因为身体素质的提升随着年龄变化会有不一样的改变效率,即使是在他们这个发育最好的年纪,身体本质的提升也需要日积月累的不懈坚持,对身体变化的感知更是一种稀缺的能力,大多数的自我感觉良好都是心理作用,提升的只有信心而并非身心。

     李维也一度猜测自己是不是被他们的人做了什么秘密试验,在短时间内身体素质飞跃,但活不过三十岁的那种,或者打了什么药,一切的一切的只是一场巨大的阴谋。

     但后来他转念一想自己这样普通的人好像没有什么突出条件和资本去完成一场巨大的阴谋,不过他没空吹毛求疵想这些虚实,他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秦官给他讲述的那个“真相”上,他的下一步就是回到家乡寻找失踪父亲的下落,关于这种能力应该也会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回成都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他暗自打算。

     关于这些李沐全然不知,而李维和秦官在这一个月来也没有和李沐说明一切。他们二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隐瞒。

     秦官对于真相并没有全盘托出,这也是李维猜测的,对于力量的原理,继承是否具有必然性,他父亲的下落等等她都避而不谈,而他所知道的现状表示,对于背后所隐瞒的东西,他想的不是很乐观,他不能让李沐去承受这不可预估的风险,作为兄长,有些东西必须独自面对。

     “以后的日子就不一样了,你们处处小心。”

     “还有,好好和你妹相处,我看一直都是她在照顾你,你这哥当得很不称职。”秦官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李维皱了皱眉刚想争辩,李沐就迎上来一把把他拉住。

     “秦姐说得对~”

     “快走啦,等下赶不上飞机了。”李沐拖着一脸蛋疼的李维和秦官挥手道了别,就离开了四合院,秦官心中暗自叹了叹气,看着两个远去的背影直到消失,转身回了院子。

     他们出了洋房区,就见到等在门口的老侍从。

     “小姐让我送你们到机场,赶紧上车吧。”老侍从一脸慈祥地说道,李沐笑吟吟地点点头。

     “谢谢爷爷~你们人真好~”见状李维嘴角就僵了僵,竟有些感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李沐的很多表现总让他有些无所适从,相比之下自己就有些不谙世事了。

     老侍从刻满皱纹的脸上一笑那些沟壑便挤到了一堆,沧桑中又不失亲和,让人有些动容。

     “快上车吧,时间有点紧了。”说完打开车门向李沐做了个请的手势。李维有些不能适应这种感觉,说了声谢谢就钻进了车里,李沐向他翻了个“不懂礼貌”的白眼,然后微笑着轻声道谢才上了车。

     “对了,你联系秋声了吗,这一个月都没他消息。”李维深感惭愧,现在才记起他这个拜把兄弟,现在他感觉自己有点脱离群众视线。

     “你还算有点良心,我们在四合院这段时间他可遭了不少罪。”李沐转过头有些无奈地说道。

     “那群来历不明的人把我们绑走的时候,把他留在了医院的病床上,身上还插着电极片。”

     “第二天刘医生来看你发现我们都不在了,躺在病床上的变成了秋声。这幅场景把他当时就看呆了,之后就报了警,警察赶过来把阿秋盘问了好久,就跟是他绑的人一样。”

     “后来呢?”李维想象秋声那副天然呆的模样强忍着没笑出声,他觉得自己是越来越没有良心了。李沐垂了垂目光似乎根本无心玩笑。

     “警察对于之前的事故一直在调查,但进展一直很缓慢,又出了这样的事,事态其实已经复杂到一筹莫展的地步,那些死者的家属也一直盯着我们,社会舆论虽然被镇压了下来,但警察的压力还是很大,毕竟死了那么多人…;”气氛瞬间就沉闷下来,回忆起那起事故,李维脑海里是挥之不去的阴霾。

     “后面的事就是秦姐一直在处理,这一个月没让我们出院子也是为了保护我们。她真的帮了我们很多,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她…;”就在话题僵持在高度压抑之中难以继续的时候,老侍从慷慨地接住了这个死结。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不要太难为自己,你们还小,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秦官她为你们做的也是她自己的想法,你们不用太在意,以后你们的路我们可能就照顾不上了,要靠你们自己去努力。”老侍从沉稳的声线让人感觉十分安心,李家兄妹听后心照不宣地点了点头,李沐不忘再次表达感谢,回首这些动荡不安的日子,她已经不知说过多少次这样的感谢。

     李维其实至今也没弄明白秦官的真实身份和背景,只知道她和自己的老爸有着扯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在她和自己讲述的“真相”内,也没有提及自己。

     她像一个旁观者,但却做不到观棋不语。

     虽然风波已经渐渐平定下来,但李维还是松不了心,他看得出潜藏在这一切事态下存在着很多谜团,远不止表面上看起来的简单。

     老爸失踪,自己坐的火车被人炸掉,这一切的遭遇突然集中出现在一个平凡人的身上,本来已经绝望的人生却又得到了陌生人的援助,还是一个有着十分强大背景的陌生人在尽其权财帮自己,自己何德何能得此幸运?

     这样戏剧化的发展就像被人强加在身上一样,让人愤怒却无计可施。明天的船舵又将驶向何方,是天晴还是雷暴?生活仿佛已不能如自己所愿的简单,自己被动得就像砧板上任人宰割的下酒肉。

     当前在一切还没明了之前,对于秦官这个人他还是选择保留一些戒备,但当前的局面能稳定下来已经实属难得,自己还能活得像个人样也离不开秦官的照顾,所以他只得暂时把秦官这一派系归为己方。

     但愿以后的生活能简单一点,不要再和他们扯上干系。

     北京的天气在政府强力的雾霾整治行动之后确实好了很多,蓝天白云,风和日丽。李维心事重重,脸上多了几分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沉郁,无助地望着窗外,眼中虽是无边的美景,心底却压着驱不散的魔怔。

     “再后来没过多久秋声联系了我,说他应该没事了,问了你的情况,我给他说你身体好了很多最近在亲戚家静养,过不了多久就回成都,他听了也松了口气说自己终于解放了,他那边的事也很多一直拖着,所以要先回去,到时候我们回去他要你把欠他的人情都还上,不然。”李沐做了个割脖子的手势,李维看着就笑了,煞气不足傻气有余。

     “一定的,我欠他的估计得还上好久,这辈子还不完下辈子还得接着还。”

     车很快到了首都机场,老侍从和他们道了别。李维站在候机楼的门口停了下来,相似的场景里回忆开始渐渐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