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约
    这是一间不到60平米的小公寓。

     得益于简欧式的装修风格以及合理的构造布局,尽管这间小小的房间被划分成了一房一厅,一厨一卫的四个一形式,却也不会给人带来空间拥挤,行动不便的那种感觉。

     相反,暖色调的壁纸和洁白无瑕的大理石瓷砖让整个房间显得温馨而又精致。

     房间被收拾的十分干净,无论是家具或是地面上,都没有灰尘,看得出公寓的主人对这间公寓的保养十分用心。

     如果说这间公寓还有什么不和谐的地方,或许应该就是那个在客厅的电脑桌面前噼里啪啦敲击着电脑的家伙了。

     在客厅靠近落地窗的角落,是一个半圆形的综合性办公桌。

     桌子上摆放着两台电脑,一台台式,一台笔记本。

     其中那台台式电脑面前,一个头发蓬松杂乱的如同鸡窝,脸上因为长时间面对电脑又没洗脸导致油光满面的邋遢青年,赤裸着上身在那里打游戏。

     带着音效一级棒的耳机,沉浸在游戏世界中的邋遢青年仿佛完全没听到门外传来的巨大敲门声,也听不到放佛要把电力耗尽的门铃声。

     约莫十几分钟?又或是更长的时间,终于,敲门声消失了,门铃也不想了。

     可是邋遢青年的眉头却皱了起来。

     因为他放在桌角的手机开始疯狂震动了。

     毫无疑问,这是门外的访客打来的电话,而邋遢青年甚至都不需要看手机,就知道那家伙是谁。

     这一秒,他必须要做出抉择,是接电话,还是继续打游戏。

     邋遢青年拿起了手机,似乎已经做出了抉择……

     慢着,慢着慢着慢着,邋遢青年拿起手机之后发生的事情着实让人大吃一惊!

     只见他熟练的拆开手机的后盖,将其中那枚明明写着不可拆卸的锂电池随手一拔,就又继续打游戏去了。

     整个过程甚至不到3秒钟!

     如此娴熟的手法,如此迅速的时间,看得出来邋遢青年不是第一次干这样的事情了。

     这样一来,没有了干扰,他终于可以全神贯注的打游戏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也许是邋遢青年刚刚的行为激怒了老天,几分钟后,他原本玩的好好的游戏,突然卡住了。

     卡住也就算了,居然还卡掉了!

     邋遢青年此时欲哭无泪。

     要知道他所玩的是一款多人在线战术竞技类型(MOBA)的网游,他在他的队伍中担任的是主要吸收伤害的坦克角色。

     如果是在游戏开始之初,他的掉线会给队友带来一些不便,但绝不会因此导致崩盘,可现在游戏已经进行到30分钟后了,每一次战斗的胜负,都有可能是决定整场游戏输赢的关键。

     而他,就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华丽丽的掉线了……

     邋遢青年满脸阴郁的重启了电脑,重启了游戏,重连了游戏,居然在最后一刻赶上了。

     嗯,没错,他的队友全部阵亡,就剩他一个没输出的肉被敌方5个玩家给包围了……

     You lost!

     伴随着队友的“祝福”和游戏的提示音,邋遢青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起身往门口走去。

     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慢悠悠的走到门口的邋遢青年随手就把门打开了,然后看也不看来人就转身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冰箱里有饮料,有蛋糕,茶几上有水果,拖鞋在你右手的鞋柜里,有什么话等我洗个脸出来再说……”

     看得出来,访客本人跟邋遢青年的关系很不一般。

     “去吧,我又不是第一次来你家,你等等别掉进厕所坑爬不出来让我等你几个小时就好了!妈蛋,阿笑你这家伙真的是太颓废了,为了玩游戏还能把手机电池给卸了?算你狠!”

     显然访客已经看到了被拆卸后仍在电脑桌上的手机,以及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游戏界面。

     邋遢青年,也就是访客口中的阿笑,根本理都不理,径直的走到了卫生间后,就开始躺在浴缸里打起盹来。

     ……

     一个小时后。

     “梁欢同学,话说你今天这么执着的要来找我是有多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帮忙啊?啊?”冲洗干净顺便解决了生理问题的梁笑以十分不雅的姿势躺在客厅的沙发上问道。

     梁欢皱了皱眉头,将手上的大嘴猴抱枕甩到梁笑的脸上说道:“阿笑你这家伙,还真的硬是让我等了你一个小时,你还真好意思啊?明天有个约会,需要你做下僚机,没问题吧?”

     梁笑任由抱枕砸到身上,连动都懒得动,用一种懒洋洋的语气说道:“欢子你搞毛线?找我做僚机你是疯了吧?就我这水平,你就不怕把你的妹子吓跑了?还有,你已经跟小羊同学分手了?这才多久啊?有两个月没?”

     梁欢白了梁笑一眼,走到茶几上,随手拿起一个苹果咬了一口,才慢悠悠的说道:“一开始跟小羊同学就是短期,只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的,这你又不是不知道。至于为什么找你做僚机,很简单,这个妹子对玄学和神秘学比较感兴趣。我记得你之前跟我说过,你拜了一个老头为师,就专门学习这方面的知识的,对吧?所以到时候你到场帮我随便扯几句,然后就可以走了,嘿嘿。”

     “玄学?神秘学?”听到这两个词,梁笑的眉头皱了皱,仿佛想到了什么东西。

     “喂喂喂,阿笑你在发什么呆啊?给点回应行不行?”梁欢坐在那把苹果都吃完了,也没等到梁笑的答复,走到跟前一看,才发现梁笑目无焦点,居然在那神游了。

     听到梁欢的催促,梁笑才一下子反应过来:“切,你就不怕到时候妹子被我拐走啊?”

     梁欢没好气的说道:“哼,不是我小看你,阿笑,就你这泡妞水平,想追那个妹子的难度,啧啧啧,不会比登天简单多少。”

     “得了吧你,知道你专门学恋爱学泡妞的,行了吧?这么牛还不是要找我帮忙?行啦行啦,回头把时间地点发到我手机上,我去打游戏了。”梁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再度走向了电脑桌。

     “阿笑,你这么颓废下去,注定要单身一辈子的!”

     临走前,梁欢留下了这么一句话。